听听茶农讲喝茶的考究
2019-12-10 10:3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烟波浩渺的太湖此时还被浅蓝色的雾霭纠缠着,让小小的西山岛看上去简直是宣德炉里的一片沉香,云蒸雾绕里,颇有些仙家风骨。茶树遍植于岛上山谷间,虽非峻峭险峻,却也湿滑难行,采摘鲜叶殊为不易。“早上五点到九点采来的茶青最好了,带露鲜啊,嫩得来!”凤文琪赶紧忙活开了。和杭州的龙井茶一样,碧螺春也是以明前茶为贵。采摘时,只取芽尖极鲜嫩的部分,俗称“雀舌”。炒制一斤高质量的碧螺春,需求七万枚左右芽头,致使有九万多个芽头炒成一斤碧螺春的记载。取茶青之考究,采摘工量之大,可见一斑。

青玉鸮首瓠,春韭般的玉料,却显现出商周青铜器那份共同的凝重和气度

砂轮飞速旋转,将色若春韭般的玉料细细解析开,水滴滋养着料子和刀具,慢慢明晰的纹理从顽石中剥离出来,显现出商周青铜器那份共同的凝重和气度,瓠盖刻一鸮鸟,张喙欲啄,其态威厉。瓠背部一侧附有虎形提梁、虎口街环,环上有玉链与鸮尾相连。外型典雅华美,形神俱佳,栩栩如生。

太湖春早,人面桃花,碧波放棹,赏玉品茗,浮生半日闲。

■太湖赏玉问茶攻略

3、探望传统玉雕可去太湖边上的东渚镇,那里不但有多家玉雕作坊,更是苏绣的发源地,小件玉雕和苏绣屏风都是极端俗气的传统工艺品。

[attach]16998[/attach]湖畔桃、梨、樱俱盛,油菜花也开得繁华

[attach]17001[/attach]用玉来仿制夏商周青铜礼器,明清时期已蔚然成风

苏州东渚镇,马洪伟在自己的玉雕工作室里端详着一块曾经切割好的青海碧玉料子。切割面上,隐隐地透着青玉内敛而幽静的苍绿之色,像极了青铜器宝光深藏的颜色和气质。他坐到水桌(玉雕行话,指工作台)前,为一件青玉鸮首瓠揣摩出螭龙纹。

天还没擦亮,水天混沌着一片湿墨色,像是伢儿们顽皮的涂鸦,空气里嗅得出水草、桃花、新翻的泥土混杂起来,湿嗒嗒的气息。水岸边芦苇荡里的雁、凫、鸥、鹭们都还瑟缩着,时不时嘀咕几声。苏州西山镇梧巷,四十五岁的村民凤文琪却曾经早早赶紧唤醒了丈夫背上竹茶篓上山了。

怀雨披露

傍晚的苏州博物馆已然访者渐稀,快接近闭馆时间了,马洪伟的视野在一片青绿色中手足无措,精确地说,它们属于春秋时期吴国的王室。那是一件青铜盉,斑驳而苍翠的锈色显现着时间的力气,肩部明晰的十二字铭文泄露了主人的私密:“敔王夫差吴金铸女子之器吉”。简而言之,这是吴王夫差用诸侯进贡的青铜为一名女子铸造的酒器。二十多个世纪前,这位最后统治苏州的吴国君主在姑苏台自刎殉国,而他为这位不知名的女子所铸的青铜艺术品却依旧在温和的聚光灯下呢喃着曾经的光辉岁月。这名女子是谁?是这位悲剧国王的母亲?妻子?女儿?甚或就是西施?没人给出证据和答案,马洪伟自然也无从知晓,但他记下了这件青铜盉每一个细节,它身上诡异的变形兽面纹,它那丰满有力的龙头流、兽蹄形足、透雕绞龙纹……

1、碧螺春的主产地为苏州东山、西山(现曾经改名为金庭)两镇,杭州动身,可走苏嘉杭高速,进入苏州后按指示牌行驶即可。可住当地农家乐,但需求提早预订。西山的明月湾古村、东山的陆巷古镇都是体验当地吴文化和人文风情的好去处。清蒸太湖白鱼、盐水白虾、干炸旁皮鱼、各色凉拌野菜不可不尝。

春日里,太湖边最耐得消遣的日子就是在一杯碧螺春新茶的微苦中慢慢溢出的满口生香。当然,能煨点刚挖的新笋就更靠谱了,红泥裹着的那种,炭火慢慢煨着,剥开后,嫩如玉,鲜甜清口。爬爬茶山也是必需的,一可解消食减肥之需,二可围观一下采茶,听听典故或演义,听听茶农讲喝茶的考究。

“得闲了就去博物馆看青铜器,怎样也看不够,看器型看纹饰看气度,记不住就用相机拍下来,回家好美观。”他说,为再现出三千年前的瑰丽身影,以心攻玉,方可有所成。

红楼梦里的妙玉说了: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如饮马饮驴了,知其所以然,总比当个地道的吃货强多了……同样是太湖边,东渚镇里大大小小的玉石作坊里,可闻一片“沙沙”的琢玉声。能够看看一块顽石经过工匠巧手,成为精雅绝伦的艺术品。事实上,碧螺春茶制造技艺和苏州传统玉雕都是国度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既久,文化沉淀深沉。

以心攻玉

而另一件四羊方尊则棱角尖利,沉稳厚重,原作是分部位浇铸再合范而成,马洪伟的这件青玉仿制件则是以一整块玉料掏挖,又辅之以圆雕、浮雕、镂空雕、阴阳细刻、打钻掏膛、制口揣摩等不同的雕琢工艺历时八个月制造,刚才竣工。

[attach]16997[/attach]

[attach]17000[/attach]茶青、老宅、茶农、楠木条凳,狗儿……再加上圆满的侧逆光。心旷神怡场景

入夜,各家堂屋里的灯简直都点着,家眷们都围坐在桌边忙碌,桌子上满满当当的青叶等候着最苛刻的挑拣

西山问茶

[attach]16999[/attach]红漆茶盘里垫上了纸,刚炒好的碧螺春需求烘干,让水分充沛分发,白毫方能愈加明显

利落地点进一小撮新炒的碧螺春,复以沸水初泡洗茶,冲去白毫,快速将初泡之水倒去。然后,参与七十多度左右的泉水,方可得佳茗。但见雪浪喷珠,春染杯底,绿满晶宫。品其味,头酌色淡、幽香、鲜雅;二酌翠绿、芬芳、味醇;三酌碧清、香郁、回甘,味殊绝,宛若神游太虚之境。

道法春秋

碧螺春茶树最喜这样的场景:温润湿润的水汽;山岩风化合成后微酸的土壤;间植有桃、李、杏、梅、柿、桔、石榴等佳果无数。

2、碧螺春以清明前采制为佳,价亦最贵。比较好玩的办法是找一家当地的茶农,一同上山采茶,观看茶叶挑拣、炒制的全过程,踏青、问茶两不误。

竹茶篓里有了浅浅的一层茶青,雾霭依然不依不饶,山间的水汽恣意地撒着野。茶农们加快了采摘的速度,“等太阳出来了,露水就没了,再采一会儿就能够下山回家去,还要剔拣茶青咯。”她们边忙边说。指尖飞动,绿云缤纷而落,茶香、花香感染在指尖、竹篓上、滋养如玉的空气里。日头一高,茶农们便收拾停当,准备下山了。

炒锅已热,碧螺春的炒制完好是凭着手感,手不离茶,茶不离锅,揉中带炒,炒中有揉,炒揉分别,起锅即成。大约四十多分钟,新茶就可出锅。红漆茶盘里垫上了纸,刚炒好的碧螺春需求烘干,让水分充沛分发,白毫愈加明显。七八分钟后,老宅里的茶香曾经让人按捺不住。主人拿来了茶杯,那种久违了的,六七十年代印着红双喜的玻璃杯子,以沸水暖之,杯子有了暖气,正可发茶香。

这种名茶在当中央才有了一个充溢吴语俚俗神韵的名字——“吓煞人香”。康熙三十八年,帝幸太湖,江苏巡抚以此茶进,上以其名不雅,因以碧螺峰为名,御笔亲题“碧螺春”,山间野茶一跃成为御用贡茶,名动寰宇。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sdljglass.cn香港最快现场直播开奖记录,香港最快开奖结果查询,本港台六开奖现场直播版权所有